藝術家陳香伶和展出油畫作品
藝術家陳香伶和展出油畫作品

記者/葉志雲  台中報導

藝術家陳香伶8月29日起在彰化縣立美術館3樓展覽室及藝廊舉行《女氏物語》油畫展,展期至9月10日;緊接著10月14日至11月10日在屏東美術館201展覽室展出。陳香伶身為女性藝術家,生命的歷程中,同時為人女、為人妻、為人母,在此展中以其油彩創作回望自己乃至全人類的故事。

藝術家陳香伶和展出畫作

策展人徐婉禎指出,本展《女氏物語》之「女氏」,提出以「女」之性別所建立的氏族體系,此跳脫血緣關係網絡,改以性別之區分去建立族群而成為「女性之氏族」。「物語」原是日本文學的一種體裁,用以進行故事的訴說,在此《女氏物語》則取其雙關,所言代表的是「女氏」訴說的故事、是訴說「女氏」的故事、也是「女氏」與「物」相同乃至相異、兩者相融乃至抽離過程的故事。

策展人徐婉禎指出,《女氏物語》展出陳香伶的繪畫作品,極致華麗的清朝絲綢繡片,小心翼翼細細縫製的刺繡,妝點絲綢滑順光澤的璀璨,幽暗之中兀自閃耀著光芒,顯得極度耀眼卻也孤單淒涼。該是極喜,竟變得極悲,艷麗伴隨風化的枯骨,分不清真假虛實的蝴蝶,翩翩飛舞穿梭在枯骨與刺繡假花的嬌豔中,此將女性幾近愚癡的堅忍顯現無遺,令人不忍卒睹。畫面展現出猶如花開荼糜早已消逝的過往風華,或者是畫中所見古代女性所穿戴的刺繡衣裳或婚嫁物件,借古諷今,揭露女性千百年來在父權下被壓抑甚至被物化的卑微。呼應著百轉千迴的流轉過程中,女性從附屬存在為「物」艱難尋覓而終至獲得自我的本真存在,那是女性從存在物到存在的醒覺,那是陳香伶以繪畫書寫的「女氏物語」。

陳香伶畢業於國立台灣師範大學美術系,後留學美國,拿到紐約普拉特藝術學院(Pratt Institute)美術碩士,主修西畫,現為台南應用科技大學美術系專任副教授、台南國立成功大學建築學系兼任副教授及台灣美術院院士,致力於寫實繪畫與美術教育。

陳香伶藝術創作領域,以古典寫實油畫技法為主要表現形式,近年來多以清朝刺繡為創作載體,探討台灣女性的主體自覺,藉由陰性書寫來進行自我揭露與反思,畫面物件被解構並賦予新意,以「象徵」或「隱喻」的形式被重新詮釋,透過西方媒材描繪東方創作主題,使畫面跳脫西方意識形態的框架,體現台灣的本土文化底蘊。

陳香伶曾榮獲全省美展西畫首獎及兩次奇美藝術獎肯定,作品屢獲國內美術館典藏,並多次擔任國內重要美術競賽評審。參與國內外重要展覽,如台北國立國父紀念館「2023台日美術交流展」和「建國100年館藏經典作品展」、台北師大美術館「百年再啟-2023台灣美術院院士大展」、台中國立台灣美術館「不滿之見-繪畫最佳完成狀態探討」和「花之禮讚-四大美術館聯合大展」、台南市美術館「SHERO:台灣當代女性藝術展」、「台灣禮讚-開館展」和「看見光影-See the Light, See the Shadow」、台南奇美博物館「奇麗之美-台灣精微寫實藝術大展」、高雄市立美術館「播種者-2023台灣美術院院士大展」、台東國立台灣史前文化博物館「我們/Women 的歷史之前與之後藝術大展」、義大利威尼斯 Palazzo Albrizzi「威尼斯雙年展衛星展」、日本東京都美術館「第23屆日本NPO國際書畫交流會展」、「Asia Network Beyond Design」展覽於中國上海、南韓漢城、泰國普吉。

陳香伶談到這次展覽的創作緣由說:我以自己積累的生命經驗和多年以來對古老刺繡的執戀,敘說身處男性主宰威權體制下的女性自覺,希望藉由古典寫實油畫技法的層疊筆繪,揭露潛藏內心許久的壓抑,探索閨秀刺繡之於古代女性的寓意,以及現今女性存在的價值與自我覺察。」

陳香伶指出,清朝滿繡花鳥圖飾的大襟衫和馬面裙,對家人的祈願祝福盡顯於費心縫製的精緻圖樣裡,彩繡布面雖抵擋不了時光的流逝已殘破剝落,仍無法遮掩幽微之間顯露的風華。她說:古代女性奉獻畢生心力成就的美麗織繡,竟與我的生命軌跡如此相似,在筆繪細描之間,華麗的刺繡卻隱微著淡淡的哀愁,我彷彿化身古代繡女以畫筆代替針黹游移在布幔之間,繡縫出生命的悲喜也觀照了自我。」

分享:
- Advertisement -玩易寶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