雲門舞集 鄭宗龍《霞》_雲門基金會提供 攝影李佳曄
雲門舞集 鄭宗龍《霞》_雲門基金會提供 攝影李佳曄

記者/宋佳景 台中報導

雲門舞集新作《霞》4月中旬於臺北首演,舞者多層次的身影與舞台視覺,在爵士薩克斯風版的巴赫組曲伴奏下,優雅又強勁的青春氣息再次刷新了雲門在大眾心底的印象。歌劇院藝術總監邱瑗表示:「《霞》的巴赫無伴奏大提琴組曲在清水靖晃的樂音中,既熟悉又新鮮;鄭宗龍善用身體大關節展現其作品爆發力,但這次多了手腕關節與肌肉,表現細部肢體風貌;《霞》顯現了編舞家與舞者之間的新關係。」4月30日(六)至5月1日(日)將於臺中國家歌劇院大劇院演出2場。

雲門舞集 鄭宗龍《霞》_雲門基金會提供 攝影李佳曄

因疫情影響,鄭宗龍與舞者開啟新的工作模式—「視訊排練」,鄭宗龍表示:「我多了時間與雲門舞者一起線上上課及排練,對他們有了更深刻的認識。」舞蹈作品多是編舞者對社會環境的觀察與創作想法,鄭宗龍這次讓舞者成為共同創作者,將他們生活中的喜怒哀樂,包括遭遇挫折時的恐懼,尋找自我價值等,轉成創作線索,不再只是從編舞家個人視角出發。首演結束後,多位觀眾力讚「沒有親臨現場,你真的不知道什麼叫做雲門舞集!」、「期待在臺中場進行二刷。」、「舞者多面向呈現內心情緒的多變風景。非常好看!」

雲門舞集 鄭宗龍《霞》_雲門基金會提供 攝影李佳曄

創作群影像設計周東彥、動畫設計魏閤廷、音場設計馬塞洛.阿內茲(Marcelo Anez)與服裝設計范懷之,也在創作期與舞者們一同工作。視覺設計周東彥表示:「這次舞作的音樂存在感很大,旋律美、肢體豐富,透過視覺影像,我們尋找彼此的對應關係。」視覺團隊將舞者手繪手稿,轉成逐格動畫,搭配著燈光設計沈柏宏的氛圍編排,舞作結尾舞者們一步步地走向光,如是邁向理想,堅持追夢往前,不管周圍的黑暗,繼續前進與舞動著。具備流行音樂與空間音場設計經驗的音場設計馬塞洛.阿內茲,則為《霞》打造一款從舞台上方急速甩落的音箱,而音箱傳出取材自舞者生活周遭的環境音,如摩托車引擎聲、潮水聲等,這些聲響經由馬塞洛的精密安排,從遠近高低不同位置的喇叭發出,搭配日本爵士音樂家清水靖晃吹奏的巴赫無伴奏大提琴組曲,引領觀眾情緒與呼吸上下起伏,當最後第一號組曲前奏曲再度響起,充滿光亮的舞台,像是開啟全新的生命旅程,經歷了一場心靈重生。

雲門舞集 鄭宗龍《霞》_雲門基金會提供 攝影李佳曄

《霞》舞蹈構作陳品秀,以「捏陶」形容《霞》的創作過程:「這次我們在串接上下了很大的功夫。」進一步分享自己與鄭宗龍最頻繁的對話是「想要做什麼」與「為什麼這麼做」。舞者的位置在哪裡?聲音要從何處出現?這段時間製作群們就是不斷地反覆調整每一個元素,使整個舞作更加流暢具生命力。期待在《霞》裡,觀眾會看見每位舞者在舞台上呈現其獨特的個性,透過風格相異的服裝,撞色鮮明的動畫投影,與舞段串接的環境音效,經歷整段故事。

雲門舞集 鄭宗龍《霞》_雲門基金會提供 攝影李佳曄
分享:
- Advertisement -玩易寶石